欢迎访问上海鹏发保洁服务有限公司官网!
4000020720
当前位置:复旦即>>我校召开20>足彩外围盘口
上海海洋大学

上海鹏发保洁服务有限公司

地址:上海市华徐公路999号e通世界A座201室
手机:4000020720

“百名教授谈人生”系列人物之十四:授人以渔,助人以诚

发布时间:2020-11-15 点击数:1329
 

 

“百名教授谈人生”系列人物之十四:授人以渔,助人以诚 发布日期:2011-11-02 责任编辑:本条信息已被查看了 2083 次设置 A+A- 夜晚模式 --访我校水产与生命学院退休教授姜仁良 学一样东西,搞一项科研,一定要专心致志,千万不要三心二意.在人生的道路上,每人都会遇到困难,但要学会用冷静的思考解决问题,学会迎难而上,永不言弃. ——姜仁良 人物简介:姜仁良,男,1936年1月出生,我校水产与生命学院退休教授,1992年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,原我校养殖系副主任,曾担任中国水产学会池塘养鱼专业委员会副主任.1961年、1981年参编教材《池塘养鱼学》,1989年参编由科学出版社出版的全国高等农林院校教材《中国池塘养鱼学》,发表学术论文三十余篇. 退休后的姜仁良教授每天坚持读书学习 在一个阳光的午后,我们采访小组一行两人来到杨浦区控江路一小区,75岁的姜教授开门迎接我们,他精神矍铄,身姿矫健,家里的装饰风格亦如教授本人朴素、高雅,简单的问候之后,愉快的访谈就这样开始了.江上往来人,但爱鲈鱼美 每逢岁末,家家户户的门上总会贴上带有双鱼的剪纸,意在年年有鱼,取“鱼”的同音字“余”,即年年都有余留的收获,往往用来比喻人们生活的富足有余.在旧时代,鱼是代表不易获得之物,年年有鱼也就是年年都是大丰收.姜仁良教授开门见山向我们讲述了“鱼”的典故,话匣子也就此打开.他说,从西安半坡遗址出土的鱼钩、鱼叉等工具,以及有人面鱼纹的彩陶来推断:早在六七千年前的母系氏族公社时期,我们的祖先已经从事了原始的渔业生产.中国五千年文化,鱼类养殖史距今也有两千余年了,自唐朝始,百姓就在池塘养鱼,发展下来即是现在的四大家鱼“青草鳙鲢”,我国古代的淡水养鱼具有一定的技术经验,为了高产量,每年人们都要去江河里捕捞鱼苗,然后将鱼苗放在鱼塘里养殖. 姜教授告诉我们,以往渔民需要开船到长江上游采集鱼苗,从武汉到上海要三、四天时间,而这三、四天就要夜以继日地守着篓内的鱼苗,不停的换水,保证其氧气供应,同做保姆一般,十分辛苦.“一直到解放后的1958--1959年,我们通过各种办法,让鱼在池塘里产卵,结果获得了成功.这是老百姓千年来没解决的问题啊,我们得想办法给它解决.”姜教授脸上露出当年意气风发的精气神,认真地说.1959年,姜教授大学毕业后参加了这项科研项目,取得了重大突破,成功解决了“鱼能在长江里产卵却不能在池塘里繁殖”这一困扰了老百姓上千年的难题.躬耕不辍,孜孜前行 当我们问及姜教授为何选择一个大部分时间都在农村工作的专业时,他哈哈笑着说:“我喜欢游泳和运动,学校有体育课,可以经常游泳、划船,接触海洋、江河和湖泊.接触自然时,我觉得很兴奋,就一直坚持下来.”一句简单的“坚持下来”,让姜教授在这个研究领域成就了一番事业.他带领的科研组于1959年在江苏成功繁殖白鲶,次年在青浦也获得成功.令人称赞的是,1960年至1961年间,人工繁殖家鱼苗产量突破至四千万尾,这在当时是全国都没有过的产量.追忆起研究历程,姜教授向我们举例说,“青鱼要长到一百多斤才能在长江里产卵,草鱼三、四十斤,白鲢、鳙鱼二十斤左右,我们要把鱼搬到池塘里进行饲养和研究.1克脑锥体需要三百条鱼,我当时要用30克,你们可以自己计算一下工作量.”虽然寥寥数字,我们仍可想象出当年研究时的辛苦、专注和劳累. 姜教授侃侃而谈道,因为经常在鱼塘边上工作,自己与普通人没有两样,许多学生刚开始并不认为他是一名大学教师.他认为,科学研究应该实事求是,研究过程应从最开始的“这是什么”到“应该怎么做”,继而要上升到“为什么”.在将近半个世纪的光阴里,他从苗种领域繁殖着手,从理论到实践,从蓝本到实验,每一步都是跨越.期间,姜教授与科研人员潜心共同合成了一种释放因子,给鱼注射后,解决了鱼类繁殖人工育苗问题.过去要打脑垂体,现在只要打释放因子,并且价格更加便宜,增加了渔民收入.这也是教授一生中引以为豪的一个重大突破,但这个突破却付出了很大的代价.为了了解使脑垂体分泌激素的因子,姜教授与夫人共同合作,进行了大量同位素方面的工作,但同位素对人体具有一定的杀伤性,姜教授的白血球曾一度降至两千多,后来才慢慢恢复些.当时许多学生听到这样的消息后心生畏惧,退出了项目研究.但姜教授并没有放弃,经过一年多的潜心研究,该项目终于取得突破.授人以渔,助人以诚 鱼苗人工繁殖技术取得突破后,当年在上海召开了的推广会,将该技术向全国推广.姜教授语重心长的对我们说.“我们把这项人工育苗技术免费传授给全国渔民,希望他们掌握后提高鱼的产量,获得更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.你估算下,长江珠江的鱼苗数量是三、四百亿,而我们人工繁殖数量超过它的十倍.以前鱼是奢侈品,一般人消费不起,现在成了餐桌上的家常菜.我校解决了千百年来吃鱼难的问题,就像袁隆平解决了中国人吃饭问题同等重要.人工繁殖技术后来应用到了海水鱼鱼苗的人工繁殖养殖上,取得了很好的效果.鱼之所以成为大众餐,我们学校功不可没.”他还告我们,这项新技术在国际上也同样享有盛誉,国外也需要同样的技术和大量的鱼苗,当时我校举办了多期“鱼苗人工繁殖技术”培训班,吸引了许多国家的技术人员来我校学习. 当我们风趣地问起教授以往家里是否有吃不完的鱼时,教授哈哈地笑起来,含蓄地说,相对来说肯定要比其他人多吃一些,特别是繁殖季节吃得多一些,有时还吃实验用过的鱼,我们先吃鱼是为了让大家将来都能吃上鱼.说着这些曾经的往事,姜教授自豪且兴奋.我们能看出他曾经为事业孜孜不倦打拼的精神依旧昂扬.他不紧不慢的话语让我们这些“门外汉”都听得如痴如醉,仿佛也在池塘边跟鱼苗打交道,忙忙碌碌,享受研究的乐趣.老骥伏枥,壮志不移 采访中还得知姜教授曾是我校游泳队队员、足球队队员,还参加了杨浦区的水球队.姜教授丰富的阅历,精彩的人生让我们十分佩服.他告诉我们,当时与夫人共同潜心搞科学研究,没有太多的时间照顾家庭和孩子,回忆起当时,姜教授感慨道,当时条件十分艰苦,家庭和事业不能兼顾.语气中虽带着些遗憾,但功绩已留青史,一路来的艰辛也只是几朵浮云,飘然而逝,剩下的是湛蓝的快乐享受.他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:“学一样东西,搞一项科研,一定要专心致志,千万不要三心二意.在人生的道路上,每人都会遇到困难,但要学会用冷静的思考解决问题,学会迎难而上,永不言弃”. 将近两个小时的采访就要结束了,我们仍觉得意犹未尽,有许多问题还未来得及提问.临走时,平易近人的姜教授还不忘塞给我们几个水果解渴.回校途中,教授的身影仍在我们脑海中久久盘旋,语重心长的教诲声一直在耳边响起------ (撰稿:奉菲菲、贺研博)